优酷迎来至暗时刻:“就算硬扛着,也得烧”

日期:2019-05-09 00:05:58 / 人气:1034

“因经济问题需求合作警方查询取证。”

出乎所有人预料,2018年12月4日,原优酷总裁杨伟东以被警方带走查询的方法告别了他掌握两年的优酷。

在工作发生的前一周,杨伟东还在第六届网络视听大会上慷慨陈词,宣称「要与时代日新月异的改变发生团体的共鸣」。但是短短几天后,属于他的优酷时代就彻底画上了句号。

杨伟东出过后,樊路远接下了“烂摊子”,并将办公室从阿里影业搬到了七公里外的望京优酷总部。

作为阿里最早的27位合伙人之一,樊路远身上带有浓重的「阿里滋味」。尽管樊路远接手时的优酷早已不复往日风光,但他仍临危受命,其中心任务就是要帮助优酷“止血”,度过至暗时刻。

修罗战场

网络视频职业历来都是一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修罗战场。在这个战场上,最可怕的不是烧钱如烧纸,而是缺乏造血能力。

依据阿里巴巴2018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现,阿里巴巴当季收入1173亿元,其中大文娱事务奉献收入仅为65亿元,增幅刚刚20%,除了占比不足个零头,增幅也不如阿里其他事务。

作为大文娱板块中的无足轻重的巨头板块,优酷的开展明显未能到达阿里集团的预期。

为难的是,除了营收微薄,优酷在与腾讯视频和爱奇艺的竞赛中,也从早些年的职业榜首下跌至头部队伍末尾乃至是职业第二队伍。

和腾讯视频、爱奇艺相比,优酷的开展进程更为弯曲。

十年前,优酷面对马铃薯、酷6等竞赛对手,古永锵打透了两个点:

一是斥巨资购买带宽,确保视频播映拥有满足的流畅性,提高用户观看体验。

二是大力开展UGC(User Generated Content),依靠互联网用户发明并上传内容,满足渠道的多样性。

2012年8月,在缠斗多年后,优酷马铃薯宣布吞并,至此,优酷便坐稳了网络视频职业的头把交椅,后来阿里巴巴和云锋基金又以12.2亿美元入股优酷,为优酷带来了不少的广告客户。

但优酷并未构成一家独大格局,腾讯视频和爱奇艺的崛起,代表着网络视频2.0时代的到来,此时版权的重要性上升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关于网络视频职业而言,烧钱是常态,而烧不起钱的往往都活不下去。

一部热播剧,如果没有版权就无法播映,久而久之,用户流失率将会持续升高。为了拿到热播剧的独家播映权,视频网站烧起钱来毫不手软,而这一行为,也直接导致版权价格水涨船高。

经过高价购买版权和独播权,用买来的视频招引用户,获取流量,然后再经过贴上广告的方法挣钱,成为了网络视频职业最普遍的盈余模式,但广告主不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边,广告投放会趋于分散,所以靠贴广告的方法取得盈余也只能确保不死,并不能确保吃饱,也根本无法将职业拉出亏本的深渊。

其实说白了,各大网络视频网站也只是把热播剧从电视上复制到网上罢了,除了投入本钱居高不下,更糟糕的是很难构成用户粘性,一旦没有了流量,那么靠贴广告挣钱的盈余模式也就无从谈起。

视频职业比拼的是差异化内容,哪个渠道内容独具特色,用户就倾向于哪个渠道。

爱奇艺首席内容官、专业内容事务群总裁王晓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克己剧既能操控本钱,又能完成内容的独特性,差异化应该成为视频网站最重要的目标。

优酷和腾讯视频也知道到了这个问题,在同质化现象越来越严峻的时候,克己剧明显是一条更能体现出中心竞赛力的路途。

但腾讯视频背靠腾讯,爱奇艺有百度撑腰,资金方面不成问题。被阿里收购前,优酷大部分时刻都处于亏本状况,而现金流的枯竭,在很大程度上直接影响到了优酷克己剧的布局。

从2014年开端,优酷渐渐减少了抢手内容的采购,希望经过缩小购买版权本钱来完成盈余,但成果并非如其所愿,比如《中国好声音》第二季、第三季分别花落搜狐视频与腾讯视频,2014年世界杯的独家版权被央视握在手里,《爸爸去哪儿》、《康熙来了》等抢手综艺节目的独家网络版权被爱奇艺砸钱买下,而《我是歌手》则被芒果TV独家独占。

一直到这两年,竞赛对手们凭仗《奇葩说》、《中国有嘻哈》、《盗墓笔记》等热播综艺和IP影视剧扶摇直上,而优酷能拿得出手的内容却越来越少。

抢手内容意味着巨大的流量与用户,也意味着巨大的广告商场,内容优势丧失,用户被分流,优酷尝试着经过克己剧来突围,但是《万万没想到》、《陈述老板》等系列克己并没有让优酷走出为难困局。

为什么?

未能协同

依据Quest Mobile数据显现,在日活数据上,优酷已被爱奇艺和腾讯视频甩出了几条街,今年2月份,优酷日活用户为8600万,而爱奇艺则为1.28亿,腾讯视频以1.08亿的日活紧随其后。

按道理,优酷背靠阿里生态,完全可以构建一个完整的内容消费闭环,从支付宝到淘宝,从阿里影业到淘票票,有太多的流量和用户可以导入到优酷。

为难的是,阿里从投资到入股都未能与优酷构成协同效应。

阿里的大文娱盘子操得很大,其中心事务不仅有优酷马铃薯,还有阿里影业、阿里音乐、阿里文学等事务板块,但无论是哪个板块的事务,都堕入到一种大而不强的怪圈里。

依据公开材料显现,阿里大文娱的8个文娱相关事务部门根本都是阿里集团花重金收购并整合而成的,没有一项是由阿里渠道内部孵化开展而来,某种程度上讲,阿里大文娱完全是拼凑起来的。

此前「品途商业谈论」曾报导,杨伟东其实并没有处理好优酷内部与阿里生态之间的联系,乃至优酷内部与阿里生态一直存在着很大的冲突。

有前优酷职工泄漏,「杨伟东做事风风火火,许多人围着他,但他在阿里体系内很奇妙,职位许多,变化也多,有些本应优酷占主导的活动,最终是其他高管担任。」

优酷未能与阿里构成协同效应,用数据表示或许更加直观一些。

2018年4月份,也就是被带走查询前的八个月,杨伟东被问起优酷究竟有多少用户,他坦言不太方便发布具体数据,但就开展趋势来看,会员数会超过7000万。

但是爱奇艺的会员数早就超过了8000万,腾讯视频的会员数更是高达9000万,与两者打破一个亿的目标相比,优酷现已持续且稳定的落于爱奇艺和腾讯视频之后了。

相关于腾讯和百度对腾讯视频和爱奇艺海量的流量支撑,阿里关于优酷的支撑则会显得捉襟见肘许多——阿里并没有为优酷提供多少流量和引导途径。在阿里内部,乃至有许多人看不起优酷和大文娱的职工,「做视频内容的怎样跟做电商的玩到一块去呢?」

樊路远走马上任,这在业内人士看来,意味着阿里大文娱行将面对新一轮的资源整合,处理协同问题。樊路远作为阿里合伙人,除了级别能调集更多整合资源外,他所信奉的阿里价值观和文明,或许能给优酷带来不一样的逆袭之路。

优酷路远

视频职业十几年仗打下来,吞并、收购、消亡,归宿各不相同,现在短视频又成为了传统视频网站面对的大敌。

直播和短视频渠道的崛起,对长视频范畴发起了冲击,优酷首战之地。在各类APP排名榜中,抖音和快手都压过优酷一头。

除了短视频职业的百家争鸣,A站和B站这类二次元视频渠道也对整个视频职业造成了分流,这些多元化的视频渠道,除了分割传统视频网站的不少商场外,也让用户对其的忠诚度变得软弱了许多。

同行之间尚未拼出输赢,又来了几个跨界打劫的,可以说,优酷在与对手的竞赛中大多数都处于被动局面。

依据中信证券研讨部2018年底的行研陈述,2018年1月至2018年12月,三大在线视频渠道剧集和综艺的播映量方面,优酷剧综的播映数据不及爱奇艺、腾讯视频的 50%,而在综艺方面,优酷的播映量仅相当于腾讯视频的21%。

优酷也曾反击过。

2018年春节后,阿里对各个事务板块进行战略聚集,马云就给优酷指出了一个方向:体育。

六个月后,在拿到世界杯版权的那个夜晚,清晨2点钟,杨伟东在钉钉上给马云和阿里巴巴CEO张勇分别发送了音讯。

这次优酷拿下世界杯版权后,张勇亲自上阵,调度了包含淘宝、天猫、饿了么、支付宝、盒马鲜生在内的阿里集团生态,将端口流量、技能和资源向优酷倾斜。

预料之中,世界杯赛事成为了优酷最大的成功。

Quest Mobile数据显现,过去半年里优酷的日活一直保持增长趋势,在世界杯小组赛开赛后,优酷的日活用户比非比赛期间增长了22%。

关于优酷来说,除了拿到独家版权之外,像这种调集整个阿里体系的资源是史无前例的工作。

尽管视频职业的投入就像一个无底洞,但BAT三家谁也不愿意先放手,有投资人表示,优酷阅历十余年的开展,打破重重竞赛走到今天实属不易。

“就算硬扛着,也得烧。”

作者:金皇朝平台


现在致电 金皇朝招商主管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Copyright 2018 版权所有